首页 >  消费要闻 >  [教育]四川成都“豆花姑娘”来武汉上大学了--暑假每晚只睡两三个小时做豆腐豆花凑学费  
 
[教育]四川成都“豆花姑娘”来武汉上大学了--暑假每晚只睡两三个小时做豆腐豆花凑学费
信息来源:武汉晚报     发布时间: 2016-09-01
 

   夷清艳在宿舍。通讯员赵德鸿 摄

    通讯员曹牧曦 李楠 本报记者屈建成

    黝黑的皮肤,朴素的衣衫,言谈举止中透露出农村孩子最淳朴的性情;羞涩的微笑,清澈的眼神,一颦一笑里藏着女孩子的乐观与坚强。从四川省宜宾市屏山县太平乡前哨村到四川省成都市,再从成都市到武汉市,20多个小时的路程,走出大山的她来到繁华都市,踏入盼望已久的大学殿堂。

    8月30日下午,曾因帮助父母卖豆花筹集学费而被中央电视台《寒门学子》节目报道过的“豆花姑娘”夷清艳,带着家人的祝福,独自来到华中农业大学,开始她的大学生活。

    “愿无论是在繁华之地还是沟壑坎坷,都能随遇而安,磨平所谓的困难给人的伤感和折磨。”这是夷清艳近日写在自己空间里的一句话。走出大山、飞向远方的她将会逐渐成熟蜕变,带着希望与爱远行,她会用自信和坚强,书写自己的青春赞歌。

    二战高考

    破釜沉舟逐梦大学

    2014年9月,新学期伊始,就读于屏山中学的夷清艳进入高三。面临高考,她为自己的高三生活制定了详细的学习计划,并定下了学习目标。但开学没多久,父亲就病倒了,家里的顶梁柱突然倒下,对于这个原本就不富裕的家庭无疑是雪上加霜。

    “听到家里的消息,我关于高三学习所有的计划在那一瞬间就被打乱了,原本平静的心也慌了起来。”夷清艳回忆说。屏山中学距离她的家要3个多小时车程,每逢长假她都赶回家照顾爸爸,帮妈妈干活。“以前爸爸什么都不怕,现在爸爸怕的东西越来越多,妈妈也总是把忧虑写在脸上。”

    懂事的她担心家里的情况,在高三学习紧张时也分了神,最终高考成绩不是很理想,只能读一个二类大学。

    2015年9月,夷清艳一个人来到宜宾市一中。选择复读,她背负了更重的压力。“成绩稍有起伏波动,我就开始紧张。压力难以缓解时,我常一个人跑到学校旁边的翠屏山爬山,站在山顶看看风景,放松心情。”

    高考前,本不会打字的母亲特意在女儿生日那天发了祝福短信,鼓励她自信地面对高考。最终,夷清艳以568分的好成绩考取了华中农业大学的应用化学专业。

    为凑学费

    熬夜做豆腐豆花

    考上了理想的大学,学费又横在了夷清艳眼前。住宿费、学费等一系列必要的费用加起来近8000元,给这个贫寒的家庭泼了一盆冷水。

    这对夷清艳的家庭来说几乎是一笔“巨款”。父母都是农民,父亲的重病不仅花光了家里的积蓄,还落下病根,不能干重活。家里的重活几乎全都落在了母亲肩上。而只靠做豆腐豆花撑起的家庭收入根本不足以支付这笔费用。

    坚强的夷清艳决定利用暑假帮助父母卖豆腐豆花筹集学费。做豆腐豆花需要柴火生火,过去夷清艳每天背50斤左右的柴走半个小时的山路,现在有了卡车送货,她轻松了不少。“家里一次订购几十捆柴火,妈妈不敢上大卡车,每次都是我和弟弟一捆一捆地从车上搬下柴火送回家中。”夷清艳笑着说,“每捆五六十斤重的木柴,堆起来有我们家房子那么高了。”

    夜晚夷清艳帮着做豆腐,柴火好的时候也要守上三四个小时。泡黄豆、研磨、过滤、点卤水……夷清艳坐在母亲身边做着豆花。母女俩一晚上只睡两三个小时,能做三四箱。

    七八月的四川非常燥热,晚上尤其闷热。有时做着做着,夷清艳就开始犯困,但马上又赶快挺直腰板。假期里每个漫长的夜晚,夷清艳都是这样重复地度过。她从没喊累:“其实这些都没什么,我一直都想帮妈妈分担,可是之前大部分时间都在上学不能回家,只有放了假才能多帮帮妈妈。”

    父亲只能早起,白天骑着车子去镇上卖豆腐,夷清艳和母亲背着草背篓去附近的村子里卖豆腐豆花。一块豆腐一两斤重,夷清艳要背上十几块豆腐,小小的背篓足有二三十斤。豆花一袋卖三元钱,但买的人却寥寥无几。十袋豆花,她和母亲要沿街一家一家地跑上一个多小时才能拿到微薄的三十元。

    卖猪也是支撑学费的一部分。家里的两块地种了玉米,成熟时她要背五六袋苞谷上车,再运回家中喂4头猪。“收玉米时要顶着烈日,我看着汗水从额头流到下巴,最后轻声地滴落到土壤中,无声无息。”夷清艳在日志写道。

    上央视受助

    婉言谢绝其他资助

    7月份,亲朋向夷清艳家介绍了中央电视台《聚焦三农》栏目的“寒门学子”节目,清艳试着发了一份邮件,简单介绍了一下自己家中的情况,但没想到栏目真的找到自己。当栏目组联系到夷清艳时,她叮嘱采访的央视记者:“如果有比我更困难的,就一定不要播我,播那些更需要帮助的人。”节目播出后,夷清艳拿到了电视台给的3000元资助,又陆陆续续收到了许多爱心人士的捐款,筹齐了学费。

    “有好心人一次就给我转了3000元,我特别不好意思便退了回去。还有的人承诺说要资助我四年学费,我也婉言拒绝了,觉得太多了,承受不起。”她不好意思地笑笑,“我可以贷款,还能利用假期去打工挣学费,不能都拿别人的。”

    独自求学

    遇到的都是好人

    快开学时,夷清艳到县里领取助学金时去了县医院,拿一部分钱给父亲买了半个月的药。“爸爸总是舍不得买药吃,我马上就要去外地读书了,放心不下。”临行前,母亲不放心女儿坚持要送,夷清艳知道母亲会晕车呕吐,坚决要求自己一个人报到。为了节省路费,她也没有让任何一个亲戚陪送。

    8月28日从家出发的夷清艳要经过漫长的等车和几趟转车才能到汉。这也是她第一次一个人出远门。“妈妈特别担心我,怕我在路途中走丢,怕我坐火车时丢东西,怕我自己找不到学校,怕我遇到坏人受骗,走之前是千叮咛万嘱咐。”面对临行前父母的担忧和再三嘱托,已经顺利到达的夷清艳表现得很淡定:“可能出门前确实有些担心害怕,但是真正迈出这一步就发现并没有那么可怕,可能很多事情都是这样吧。”回忆起在火车上,她没办法把很重的箱子放在行李架上,邻铺的叔叔二话不说扛起箱子帮她放了上去。“我觉得我碰到的都是好人!”

    开学前,为夷清艳筹集了学费的好心人也时时刻刻关注着她的动态,送上最美好的祝福。“一位毕业不久的哥哥给我汇来钱后一直关心我的状况,还耐心地告诉我大学要注意些什么,如何过好大学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眺望未来

    回到山区支教感恩社会

    谈及大学四年的规划,夷清艳坦言要做最好的自己:“大学里我一定会认真学习,还会多去做一些尝试。”儿时就喜欢画画的她一直因为经济原因没能培养自己的兴趣,她表示上了大学也将尽力寻找资源重拾画笔。“我想利用课余时间在学校勤工俭学,回一趟家车费就要不少钱;寒暑假我也想留在武汉打工,挣点钱交学费,尽可能给家里减轻压力。”

    华中农大也一直关心着夷清艳的情况。早在8月初,学校就详细了解到她的家庭状况,提醒她及时办理助学贷款,并根据学校的资助政策,确保她不因学费的问题影响学业。夷清艳来学校后,学校也给她提供了必需的生活用品。

    理学院辅导员刘三明介绍:“我们也联系了校学生资助管理中心,将在后续提供一系列帮助。同时学院实行寝室导师制度,有专门的名师辅导学业,这对清艳同学的学习也是大有帮助的。”他也表示,学校希望不仅给荑清艳提供经济上的帮助,更希望在成长和发展方面给予关怀。

    在了解到华中农大徐本禹以及本禹志愿服务队的事迹后,夷清艳表现出对支教的很大兴趣。她表示:“我能来读大学是因为有许许多多好心人的帮助,我一定珍惜来之不易的机会,努力读书,未来也能回到山区支教,感恩回馈社会,将这份爱心传递下去。”

    我能来读大学是因为有许许多多好心人的帮助,我一定珍惜来之不易的机会,努力读书,未来也能回到山区支教,感恩回馈社会,将这份爱心传递下去。

  转播到腾讯微博
 
 
·
9月1日起全国4000家“月子中心”将实施统一标准  2017-09-11
·
【教育】湖北明年艺术高考人数持续减少--美术类仍为捷径 本科率逾九成  2016-12-06
·
[健康]食药监总局:惠氏等四家知名乳企存在生产和管理缺陷  2016-11-14
·
[创业]武汉将编制“松绑” 支持人才离岗创新创业  2016-10-28